Board logo

標題: 秦氏臥房宋學士秦太虛所書對聯(第五回)  賞析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ginapierce1110    時間: 2010-9-16 19:26     標題: 秦氏臥房宋學士秦太虛所書對聯(第五回)  賞析

  嫩寒鎖夢因春冷,芳氣籠人是酒香。
  [說明]
  這一聯是寶玉到秦氏房中所見,對聯在明代畫家唐伯虎(寅)畫的《海棠春睡圖》(畫楊貴妃醉態)的兩旁。秦觀(一○四九—一一○○年),北宋詞人,字少游,一字太虛,號淮海居士,高郵(今屬江蘇)人,曾任太學博士及國史院編修官,是「蘇(軾)門四學士」之一。他的詩詞多寫男女情愛,風格纖弱靡麗。他雖創製過「海棠春」詞調(因詞中有「試問海棠花,昨夜開多少」句,故名),但這副假托他手跡的對聯只是小說作者學得很像的擬作,並不出自他的《淮海集》。
  [註釋]
  1.嫩寒——輕寒,微寒。鎖夢——不成夢,睡不著覺。唐代詩僧齊已《城中示友人》詩:「重城不鎖夢,夜自歸山。 」謂重城不能阻其夢中歸山也。春冷——它的含蓄意義是青春孤單寂寥。
  2.籠人——將人籠罩住。諸本多誤作「襲人」,應由「花氣襲人」致誤,甲戌本另將「籠」塗改為「襲」(當是後人據他本誤改)。「籠」平聲,「襲」仄聲,用「襲」即犯孤平(雖「芳」字是平聲也不行),這是詩律之忌,所以非用平聲不可。今從庚辰本。這句意思是說,人被酒的香氣所吸引。
  [鑒賞]
  寫一聯一畫與房內其他種種擺設器物一樣,全用假托,都是歷史上有名的「香艷故事」。為了諷刺掉在寧府這個臭水潭中的秦氏的墮落,並暗示她對寶玉的引誘,雖用側筆烘染,涵意卻明確無誤。擬作淮海艷句而不稱「秦觀」、「秦少游」,偏稱「秦太虛」(第十一回寫寶玉探望秦氏而掉淚時,再度重複),正為了取其姓同可卿,而用其字稱幻境。這裡,作者的用心自不難窺見。




歡迎光臨 品客~交友頻道 (http://pinktech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